刚硬的温柔——记全国优秀警察谭远书

文章来源: 西藏日报 发布时间:2016-12-01 19:01:30  浏览次数:

编者按:

    谭远书,男,汉族,1972年12月出生,重庆巫山人,大学学历,中共党员,1989年3月参加工作,2009年5月参加公安工作,现任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。因表现突出,2012年5月,荣获公安部“全国优秀人民警察”称号。






2009年转业还不到6年的谭远书主动打了申请,要求从林芝地区政法委调到刚刚成立的林芝地区特警支队工作,虽然对特警这一行没有任何经验、虽然新工作的开展必定面临诸多困难,但谭远书的选择是毅然决然的。

  那一年,谭远书已经40岁,算是一名高龄特警了。当然,那一年,谭远书心满意足,因为他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部队生活。

其实,从1989年至2003年这十几年来的部队生涯,让谭远书早已习惯了用部队的方式对待自己的生活,走路永远都是端正地挺直着背梁,说话也是一板一眼地铿锵有力,连笑起来都带着部队的规规矩矩。

见到谭远书的那一刻,他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份憨实和沉默就瞬间印刻在了记者脑海,这个出身农家的汉子从不把情绪表露在脸上,但即使是一块坚硬的石头,也会有被触碰的柔软,寡言而刚直的谭远书有着怎样的温柔等待开启……

忙碌已成一种习惯

每天下午6点,上小学六年级的娇娇总会在校门口翘首张望,期待能在远处看到爸爸笔直的身影,期待爸爸带来自己最爱吃的炒土豆丝。

每一天的望眼欲穿,换来的都是其他同学和父母欢声笑语的酸涩。

今年开学到现在谭远书只给快要中考的女儿送过一次饭,其余时候都是叫饭馆送碗面过去。

每次端着面条,娇娇总是坐在一旁默默地吃着。但她不怪爸爸,因为她知道,爸爸是太忙了才不给自己送饭的。

谭远书能不忙吗!哪怕是刚入伍当新兵,谭远书就给自己规定了每天早、晚5公里跑步体能训练,春节、周末、下雨都没有间断过。

后来,当了排长、副连长,又变成了忙不完的训练、忙不完的执勤、忙不完的开会。

再到后来,就进入特警队伍了,新的工作压力又让他忙着摸索新训练方法,忙着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队员们的战斗力。

这一次,谭远书还担负起了林芝地区特警支队擒敌术、射击、战术、反劫持战斗等课目的教学任务,制定年度、月、周训练计划和考核实施办法。在编写这10个课目的训练教案时,为了分析训练的每一个步骤、总结自己在训练中得到的经验,谭远书竟然不知不觉地写了10多万字,连自己都大为惊叹。

有了这些结合自身实际和经验的教案,特警队员们的各项技能都有了快速的进步。但唯独射击成绩毫无起色。

那时候我打枪基本上都是脱靶,不知道该瞄哪里、三点一线怎么控制,连身体的协调也不会。队员达瓦次仁回忆着当初的丢人现眼不过,队里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,没有几个能打上环的。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唯一的那个臭技术,达瓦次仁又赶紧补充道。

队员们打不上靶心里着急,谭远书看着心里更着急。

在许多个晚上的思索、训练场上的观察后,谭远书终于找到了队员们脱靶的症结:由于特警支队刚成立,还没有正规的训练场地,队员们每次训练都是在一个开阔地随即进行,群众因好奇而围观,队员们则因紧张和顾忌无法投入。

找到了问题的原因,谭远书就一刻都闲不住了。他找到领导商量,选了一块山腰上的僻静空地作为专门的射击训练场,申请了充沛的训练实弹,又每周安排三天进行端枪练习,每周进行一次实弹射击。

两个月下来,队员的射击合格率达到了百分之百,大部分队员都能达到45环及以上的优秀成绩。

在西藏自治区级特警考核中,林芝特警支队这支新生的团队取得了全区综合第二、射击第一的优异成绩;有4名队员获得了特级优秀教官的称号。

这些都是谭远书出来的结果。

但,也正是因为太忙,谭远书在接到学校打的电话说女儿生病时,也无法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,直到训练结束后才到学校接女儿上医院。

在训练中找到满足

特警队员们都尊敬地叫谭远书为谭教官,而谭教官的威信则是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建立起来的。

对于与谭远书的首次见面,队员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大吃一惊。

刚到训练场地,谭远书走了过来,看上去普普通通、很平常的一个人。可接下来一开始训练,大家才惊诧这个看上去年龄已不小的长官,单杠、双杠怎么做得那么标准,力量还保持得那么棒。

于是,队员们都把敬佩之心化成了恭恭敬敬的谭教官

对于名、利,谭远书从不去追求,也没有心思去追求,因为他把热情都用在了训练上,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。

为了训练,谭远书经常摔得手、肘青一块、紫一块,手肘骨头都摔得变了形,但对训练的热爱并没有因为伤痛而减少,也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大而消退。

20114月,谭远书接受了警衔晋升培训的任务,为了让学员的每个动作都标准、规范,在倒功和战术训练过程中,他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还亲自倒立、卧地示范。

看到谭教官满身的尘土和磨破皮的手掌,许多学员都默默地流着泪,哪怕再苦、再累都咬牙坚持训练,以至于在后来的考核中,培训班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各级领导的交口称赞。

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亲自示范呢?完全可以找一个特警队的优秀干警来演示动作,毕竟你的年龄也不小了!面对记者的问题,谭远书的脸上依然保持着他惯有的平静。

有些同志不是从部队来的,对技能训练感到好奇和恐惧。好奇的是如何掌握这个技能,恐惧的是每个训练都是摸爬滚打,难免有受伤的时候。我做示范动作和别人做示范动作肯定不一样,肯定能鼓舞士气。

谭远书的腿上有一个流觞,有时候跑着跑着就疼得摔倒在地。这个流觞,就是踢打沙包训练一辈子留给他的纪念。

那时候条件差,没有专门的训练场,只能在外面随便架起沙包。天黑也没看到满地的灌木丛,一脚踢过去灌木丛就把腿上的骨头踢错了位,现在里面有时候还会咔咔地响。揉着腿上的伤,谭远书似乎已习惯了这份训练赐予的礼物

当然,对训练的热爱也赐予了谭远书更多更多的礼物:他是神枪手,几乎靶靶都是满环;他是部队的尖子兵,在全国性的比赛中得过奖……

为了家人的支持,更要当好一个

谭远书不喝酒、不抽烟。不喝酒是因为要训练,不抽烟是因为没有烦心事。即便工作、生活中遇到不顺心、不如意的事情,他也只是发发脾气或者默默呆一会就过了,从不放在心上。

但,谭远书的心却守不住父亲去世的伤悲,流了一夜的泪。

20119月,全国公安特警大练兵、大比武举行在即。谭远书被抽调到拉萨对自治区参加比武的人员进行突击训练。两个月的集训结束后,他又带着队员奔赴武汉参加比武,取得了优异的成绩。

但是,谁也不知道,在临近比武的最后几天,谭远书的父亲去世了。

“920日的时候给家里打过电话,只是说父亲有点不舒服,当时我也让父亲接了电话,听他的声音还可以,精神也不错,所以就没有放到心上。

其实,这都是家人在瞒着谭远书。那会父亲已经小便失禁,身体快不行了。

27日谭远书又打了电话回家,心里想着要不然请个假回去一趟吧。但是为了不耽误谭远书的工作,大哥在电话里告诉他:老汉没事,一直在打针、输液、吃药,你就安心工作吧。

真的没想到父亲的病情那么严重,病情突然恶化。28日晚上父亲就去世了。谭远书的声音在刚硬中有了颤抖。

在接到这个噩耗时,谭远书的训练也到了迫在眉睫的关头。既然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,我这个不孝子赶回去还有什么用呢。因为对自己的懊恼、对自己的不可原谅,谭远书没有回家,只是请了一天假回林芝给家里寄了点钱。

比武结束后,谭远书从武汉返回的途中顺道回家住了一个晚上。

回去那个下午我直接去了父亲的坟上,放了一串鞭炮。第二天早上又去看了父亲一眼,吃了饭就走了。其实,回去的那个晚上谭远书一夜都没睡着,躺在老家的床上流了一夜的泪,怀着对父亲的愧疚,怀着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。

到西藏24个年头,谭远书的亲人却都在老家。还是想多回老家看看,春节本来想休个假回去陪陪母亲,但是休假没时间,只好请了20天回去。

是家人的支持和理解才让谭远书能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热爱的工作中。而为了家人的支持,谭远书更要当好一个



西藏公安厅

西藏反诈骗中心

西藏禁毒

境外非政府组织

关注平安西藏

关注西藏网警

西藏刑侦